闭关见简介丨布鲁斯的猫耳罩

【闭关一年】偶尔诈尸请各位等我回来♡
↣重度拖延症日本患者
【从不弃坑】
微博@Candistiel

【超蝙(亨超本蝙)】亲爱的亨利,我想对你说

*从未尝试过第一人称,每个人对于角色性格理解不同,我只希望别太OOC……能接受的话请继续,谢谢
*设定的平行世界亨本情侣






亲爱的亨利:

  我不知道你能否看到,最新研发出的机器在没有他的情况下只能进行大致的调试,但我想如果先发一条短短的讯息可能会来不及,就干脆写下了这封信。

  你也许会对我所说的话匪夷所思,但我确实是那位来自氪星的超人类。我不愿意再使用那些能力证明以上文字的真实性,所以是否继续读下去是你自己的选择。

  啊,我就知道你还是会相信我的。

  如果此刻你已经参演了那部电影,我相信你已经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蝙蝠灯,盔甲,氪石,毁灭日,甚至是拥有和你一样面孔的超人的死亡。但这个世界与你所想象不太一样,它要残酷得多。

  那场灾难的真正的结果出现在一两年后,Br……蝙蝠侠*在一个雨夜将我从坟墓中拯救出来。在恢复过程中我在蝙蝠洞待了很长一段时间,认识了那位颇为严厉的英国管家,对于蝙蝠侠,也算是多少了解了一点。我曾在测试机器时看见过电影的片段,说真的,真正的蝙蝠侠的脾气可只会比这个差得多,固执、愤怒,因此我和他爆发了不止一次争吵,甚至可以说是数不胜数。

  令人意外的是,在后续的日子里,我竟与其他联盟成员相处得挺融洽,私下也交情甚好。我以为别的超级英雄都和他差不多。但最后,是蝙蝠侠和我成为了世界最佳搭档。很好笑,不是吗?那么多次争吵与不欢而散,多少次会议总结都是在主席和顾问的拍桌而起下草草结束,超人和蝙蝠侠,两个各种意义上的相对面,却成为了世人口中最搭配的同伴。

  并不是我对这个称号有什么异议,在最初得知时我甚至是惊喜的,因为我和他之间也是有过几段友好的时光的,在蝙蝠洞的那段时间,孤独堡垒的几夜……他确实是位善解人意的伙伴,即使不愿敞开自己的心扉,即使现实而又嘴利得厉害。但现在回忆起来,我不确定了。我们是否真的配得上这个称号,又或者,他是否也同我想的一样?

  很遗憾的是,我无从得知了。

  在正义联盟组建后的几年里,我们对抗过各式各样的敌人与入侵,虽有损伤但我们一齐挺了过来。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哥谭的恶源,蝙蝠侠的死敌,疯狂的小丑杀死了我的妻子和她腹中的孩子。

  直到这么多年过去了,那种痛苦仍如同幽魂一般挥散不去。她们的心跳在那一刻停止的寂静,是那几年夜间一直纠缠着我的噩梦的背景乐。不仅如此,连接她们生理体征的炸弹,抹去了大都会的一切,也彻底抹杀了克拉克·肯特的存在。我失去了理智,就在他面前,就在我用力将他挥倒在地后,我杀死了小丑。因充血而鼓胀的眼球,横跨至双颊的血腥,随着那声闷响,都结束了。

  他应该感谢我,不是吗?而不是摆出那副阴沉的表情,而不是选择无声地离去。亨利,我想你知道蝙蝠侠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本当与我争吵起来,大吵一架,而我们总会和好。但这次他没有,他不像联盟的其他成员,他是如此愤怒,缩在那个阴暗的洞穴里,盘算着对付我的伎俩。

  如果我当时还存留一丝理智,我就应该看出那铁板一般表情的松动,我就应该知道他寻出氪石矛并不是为了再次杀死我——起码他不想那么做。

  但我没有。

  他处心积虑地准备着,集结了一支反叛军,里面有我熟识的超级英雄,也有臭名昭著的反派。当时的我无法理解,也许是痛苦与孤独冲昏了我的头脑,为了和他见一面,我做了些无法挽回的错事,也相应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终于,在他与我手下的一个线人交易氪石的时候,我抓住了他。他睁开眼时的震惊、恼怒、不屑,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因此我做出令我悔恨终生的决定。情绪充斥着我的大脑,有一个尖笑一直在提醒着我,那是他的错,露易丝,大都会,比利,奥利……一切都是他的错。我多希望他能放软一下态度,就算是骂一句也好,只要别再沉默,只要别再以那种失望的眼神直视我,诉说他看透了我。我受不了这般的无声,就像当初在太空里,连电磁的滋滋异响都消失了,只有我一个人无助地漂浮在此,无形的压力死死扼住我的咽喉。但那时起码还有他的声音,还有他痛苦而竭力的喊声,当时的我如迷途在沙漠中的旅人般渴求他再一次面对我,哪怕是发出一点声音也好。

  他发出了惨叫。很讽刺的是,那些心狠手辣的敌人们从未使他从喉中泄出哪怕一点的痛苦声响,而现在,那最令人痛彻心扉的声音,是由我,他的世界最佳搭档引起的。

  曾穿透小丑胸膛的手掌出现在他胸膛的另一侧。

  当我清醒时已经来不及了。氪星科技,戴安娜,甚至是藏匿起来的扎塔娜。我记不清我是如何度过那段日子,每当我闭上眼,无论是睡梦与否,他抿紧的嘴唇总会出现在我眼前,褐色的眼里毫无生机,苍白的脸颊与我的距离一次比一次近。几乎每一次,我都问他发生了什么,感觉还好吗。但他只是以那种表情盯着我,然后我就……我本不想那么做,但就像是死循环,每一次,每一次的噩梦都以他胸前巨大的空洞作为结尾。

  抱歉,我想这些话肯定已经让你不舒服了,但我实在需要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倾听我的诉说。现在距离正义联盟的消失已经过了几十年,巴里已垂垂老矣,哈尔不知所踪,我也很久没有见过戴安娜了。洗清这个世界并统治它没有花费我多长时间,尤其是在他死后。但当我真正实现了这个目标,我只感到一片茫然。戴安娜,哈尔,巴里,他们都不对,我没法和他们分享——这份压根都不存在的喜悦。

于是我解散了联盟,脱下那身制服后我在哥谭的一个地方住下了。那里清净,安全,再也没有夜晚巷子里的惨叫。到了那天时,我才发现,它离韦恩大宅是那么的近,近到在我意识到之前右脚就已踏上干枯的草地。蝙蝠洞还是原样,阴冷潮湿,不带一丝人气。我尝试着启动电脑系统,破解那些权限花了点时间,当荧屏再次亮起时,我看见了一个加密的文件,需要最高权限才可进入。实话告诉你,那可花了我不少时间,我甚至为此搬来了氪星的设备。数天后我打开了,那是一个设备的完整设计资料,有着联系到平行世界的功能。我以为这只是他没来得及使用的小伎俩之一,但当我翻到底部,那个声音响起了,我一辈子都没法忘记。

  我哭了出来。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只是往我的心脏里多加一把铰刀。关于他的梦,他的计划,他的希望。他说他从未想放弃过超人,拉奥啊,我痛恨我的能力,因为它把那段音频里最轻微的颤抖都放大到极致。有多久流淌在我脸庞的液体不是一片血色的咸腥?我记不清了,我只是辜负了他。

  所以我写下了这封信,不止为你,还为了更多的同位体们。我希望你能记住,亨利,你眼里有属于他的一抹琥珀色,所以永远,永远别让他失望。

*Br…蝙蝠侠:亨超划去了Bruce,因为在不义他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全世界公开蝙蝠侠的名字所以……

*写这文的原意只是想写我的脑洞“你眼里有属于他的琥珀色”,后来觉得啊好羡慕嫉妒亨聚聚啊你一定要对大本好啊就变成了这样(。)
                

评论(1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