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见简介丨布鲁斯的猫耳罩

【闭关一年】偶尔诈尸请各位等我回来♡
↣重度拖延症日本患者
【从不弃坑】
微博@Candistiel

【亨本】一个猫奴的救猫与自救(9)

没错!隔了20多天我终于更新了!(。)
手机不方便就用[]内代表斜体字,我得练练车技所以就先发这一部分吧……日常【炸裂傻白甜OOC】
顺便我觉得他俩纠结互撩了这么久也该进展点了












[超人快步向前,在距艰难撑起那身铁家伙的蝙蝠侠几米处停下,“如果我想要那么做,你早就死了!”

面对警告蝙蝠侠只是轻蔑地一笑,他不慌不忙地旋开手中烟雾弹的开关,铅罐滚至那双红靴附近时猛地弹开……]

“CUT!”

“下一场就是氪石子弹,你们先休息一下,Paul去指导Ben到时候枪与闪光的配合。”Zack满意地暂停了拍摄,做了几个手势后紧张的气氛缓和下来。

Henry走至一旁,乖乖低头接受化妆师的拍拍打打,待结束后他注意到Ben正一脸认真地和Paul交流着关于“蝙蝠枪”的事情。

距离他们上次的晚餐已经过了近两个月,因为繁重的训练安排两人就差住在健身房里,更别提碰面了。Henry的健身教练仿佛把他当作机器一般看待,不少于十小时的锻炼以及蔬菜加寡淡鸡胸肉的营养餐险些把他折磨死。他猜测Ben的教练也仁慈不到哪儿去,毕竟在少数几次短信交流中Ben都是一副累瘫的模样(别问他是怎么从几行文字中读出的)。但因此他也了解到Ben习惯赖床而不愿晨跑的情况。

那可真是可爱。Henry想象着Ben两眼迷蒙地抱住被子不松手的模样,毫不意外自己使用了这么一个形容词。他压下翘得过高的嘴角,朝Ben的方向走去,而一直低头研究的人似乎有了感应,抬头看见Henry后故意做出开枪的假动作,一脸得意像极了得逞的狐狸。

噢这可太超过了。Henry配合地张开双臂,不再压抑的笑容瞬间占据了小半张脸,Ben却收起枪低下头,装作无事地偷偷笑了笑。

讲真的?Henry无奈地摇摇头,想上前和他说几句,却被动作指导叫住,只好作罢。

接下来的动作戏他们少见地重来了好几次,原因在于每次当“超人”因为自己的挥拳被挡住而震惊时,Ben总在他们对视地那一刻笑出来,Henry也会跟着破了功。

真正结束拍摄当天的戏份已是数小时后,期间笑场和被指责下手过轻等的次数数不胜数,以至于收工时所有人几乎都精疲力竭。

Henry坐在简易的躺椅上休息了片刻,瞧见Ben走进拖车后跟了上去。

“Henry?”Ben开门时有点惊讶,“我以为你先回去休息了。”

“还早呢。而且我还没找丘比特要回补偿。”

Ben愣了一会儿后笑起来,“丘比特可不用枪。”

“蝙蝠侠也不用。”

“那你的阅历可真是太短浅了,son,”Ben换上了另一副低沉却又轻佻的腔调,“所以这里可不会有补偿。”

Henry对此只是耸耸肩,嘴角挂着的笑有些无辜,“你可不能指望超人知道这么多。不过我挺乐意深入了解一下。”

Ben因他话中的隐喻夸张地扬起眉毛,就像他之前每一次做的一样,“我可没那个时间。”

“那你今天有一起吃晚餐的时间吗?”

“晚餐?”Ben从咧开的嘴角变成大笑,“如果你能把我们最近的食物称作‘晚餐’的话。不过我们似乎不是在一起工作就是在一起吃饭?听起来就像是两个循规蹈矩的初中生。”

Henry头一次对于他的调侃无措起来,他学着Ben扬了扬眉毛,左手抚上脖颈背部磨挲,“如果你能想出更好的办法的话……”

“你每次都这么拘束只能让我感觉我在欺负你,Henry。”Ben故作无奈地摊开手掌,“有的时候人要学会主动出击不是吗?”

话溜出口两人都是一愣。Ben没想到自己就这么顺口成章地把调情的话对他说出来,虽然没什么问题这甚至不算什么真正的调情,但总感觉有点不太对劲,或者说是非常不好——

在下一秒Ben就知道这个想法的来源了,眼前的年轻人在他的“鼓励”下似乎把急躁的一面全部暴露了出来,温热而急促地吐息在他的唇上挥之不去,而被用力吮吸着并已经有外来者入侵进去并翻天覆地的嘴唇就不多说了。

天杀的Henry。他以为这个少有绯闻的年轻人是个纯情小伙,但在他口中翻搅戳刺的软舌令他都有些招架不住了,更别提还在持续延长时间的接吻,他快要喘不上气了。

Henry感受到Ben身躯的放松以后更加激动起来,双手在他的背部至臀部摩擦滑动,以至于Ben在两人的唇舌之间发出一声未能隐忍的短促呻.吟。他太棒了。虽然只是一个接吻,但Henry已经完全沉溺其中,那张薄唇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柔软甜美,而Ben的反应也令他出乎意料。现在被他搂在怀里的高大男人就像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在他终于气息不稳地松开后大口喘息着,眼角堆积起的生理性泪水使那双琥珀色的眼呈现出一种腻人的蜜糖色,少量挂在长长眼睫上的泪珠还有那颗泪痣,上帝,他真是要命。

“嘿,你觉得这个够主动吗?”

Henry又一次凑近,抵住Ben的耳廓发声,惹得他又是一阵咬牙忍耐,也使他准备张口回敬一句——

“Ben?你在里面吗?”

敲门声惊得他们立马分开,意识到门是关的之后才长出一口气。

“有什么事吗?”

长时间接吻后的声音带有种异样性感的沙哑,Ben用力咳嗽了几声后对于Henry的偷笑翻了个白眼。

好在隔着门,那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只是今天要提前清场布置第二天的道具,所以Beth*让我提醒你们今天早点走。”

“没问题。”

听到脚步声远离后,Henry舔了舔唇,“那你今晚有时间吗?吃过那些见鬼的鸡胸肉后?”

“那得看今天的鸡胸肉有多难吃了。”Ben扭开门把手,瞄到Henry再次不知所措的表情后憋住了笑出声的举动,“会的,cowboy。”

评论(1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