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见简介丨布鲁斯的猫耳罩

【闭关一年】偶尔诈尸请各位等我回来♡
↣重度拖延症日本患者
【从不弃坑】
微博@Candistiel

【亨本】一个猫奴的救猫与自救(8)

【警示!!!作者卡了很久还在脑子不正常的情况下写下,爆炸傻白甜OOC!!!】

*私设兽人在与同类的人际关系中会有更接近于动物天性中的阶级性,但表现形式为控制与被控制,不同种类兽人间会出现不受控制与不控制的情形

*一不小心把主题中的某部分描述得偏严肃了点,我认为如果真的有兽人这种介于动物与人类之间的奇妙种类会被部分人类歧视的

*用了Henry做的农舍派梗(采访有提到过)以及看到的动图里Ben因为签名时笔掉地上就特别生气的梗

*忘记说了……他们不只是我之前几章写的那些接触,6.7章之间他们在片场是有加深了解的,只不过我没写(。)下章会转移到片场,谈恋爱什么的真的很苦手啊……

*应该就这些了吧,接下来是OOC的正文更新














Ben到达餐厅门口时恰好是约定的时间,Jennifer也早早在餐厅附近等待着。

“还是那么准时啊。”

Ben干笑了几声,把Samuel牵至她面前,“有点事情耽搁——”

“因为爸爸带我去见超人了!”

Samuel按捺不住还是插嘴说出了本该隐瞒的“超级英雄会面”,而Jennifer被这突然一出弄得有些疑惑。

“超人?”没等她思索片刻,Ben的表情就揭露了真相。她扬了扬下巴,“是那个Henry?”

“是啊,自从上次带Sam去了一趟片场就天天吵着要见超人。”

Jennifer低头看了看Samuel兴奋的表情,无奈地笑起来,“我以为他最近喜欢上的是闪电侠呢。不过让他这么远赶来没问题?”

“正好最近结束了在伦敦的拍摄,休息期间应该没事。”

“噢。”Jennifer轻轻捏了捏儿子的脸颊后陷入短暂的沉默,末了她还是没忍住再次看向Ben,“只是有些好奇,你对他是不是……?身上的气味变得可有点明显了*。”

Ben也没注意到最近自身气味的变化,Jennifer突然一句倒让他无措起来。“算是吧。”

“你还没告诉他你的身份吧?”

“没,不过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Jennifer闻言摇了摇头,她示意Samuel先到旁边玩会,随后便抱起双臂,“你忘了之前经历过的那些?虽然他不是兽人不会歧视你的种族,但你难道还不知道现在的情况?不需要我提醒你在保护条款下还有多少兽人遭到人类排挤吧。”

“……当然不是。”Ben转移重心倚在车门上,揉了揉眉心,“估计又是见鬼的动物费洛蒙,我之前还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只是直觉——Henry不是那种人。”

“兽类的直觉可不是永远都那么管用的。”

Jennifer放松手臂,眼前人的反应只能让她不自觉地改变了戒备的姿态。按照人类的常情她不该管太多,前妻的身份只能让这段对话变得尴尬而难以进行下去。但她面对Ben时总是没法压抑骨子里带的性子,孤傲,警醒,还有要命的控制欲。当初他们分开大多也是因为这个,猫类的懒散与不受拘束的性子自然没法很好地与之相处。但她还是没法改掉这个习惯,只是从爱人的身份变成了亲近的属类,而且还使她更难控制那股控制干涉的欲望了。

“不过这主要还是你的事情,我只是提醒一下。”Jennifer抿唇笑了笑,扭头去寻找刚刚放开的小儿子,“况且,我对他第一印象倒也不坏。”

“嗯……谢谢?”

Ben显然是被她头一次没有展露那顽固的掌控欲而惊讶到,Jennifer对此也只是牵起了Samuel,朝Ben挥挥手告别。

也是时候该放手了。

“天啊,你走路都不发出声音的?”

Henry把浓汤端出来时被突然出现的Ben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笑个不停。

“好吧,谁叫我是蝙蝠侠呢?”Ben故作无奈地耸耸肩,“不过……我之前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你真的做了?还这么丰盛?”

“嗯哼,谁叫我是超人呢?”Henry挑起单边眉毛,见Ben笑得皱起鼻子才作罢,“第一次请你去餐厅的时候还差点出了事,你可以把这顿看做一次补偿。”

“那我可赚大了。”Ben拉开椅子坐下,注意力被锡纸包裹的派吸引。他用小刀切了一块放入盘中,刚嚼了几口就变了表情,“很好吃啊!”

“我妈以前经常给我们做这个,我们几个兄弟还老是抢来着,今天想试试没想到还挺成功的。”Henry得意地咧咧嘴,Ben正努力用小块的派把嘴巴塞成鼓鼓形状的行为令这个笑容又增添了几分弧度,怎么就没人说过这个男人的吃相很像一只饿急的小仓鼠?

“不过我现在可不是十几岁了,不会和你抢。”Henry冲他挤挤眼,倒了杯橙汁递过去,“你可以不那么急的。”

Ben才意识到这有点失态的行为,想笑却因为要防止满嘴的食物掉出去只好扬了扬嘴角,并伸出手臂接住杯子。

意外就在此刻发生了。为了更方便切取被Henry移至Ben手边的农舍派在Ben的左手臂拐回来时与肘部来了次亲密接触,而又因动作幅度太大,锡盘最终还是在Henry来得及发声提醒前翻倒掉落在地板上。

“小心!”

“啊?”

短暂的噗嗤一声抹去了两人的笑容,尤其是Ben的。他的眉毛几乎是在听到声音的一瞬间就皱成一种不爽的形状,嘴角也向下撇去,最后小声补上的一句脏话完美诠释了所有情绪。

“如果你还想吃我可以再做一份的。”Henry忙把纸巾盒递给弯腰收拾的Ben,身子也自动离开椅子站了起来,“需要我帮忙吗?”

“没事。”用纸巾快速处理完地上的狼藉后Ben的表情还是没太大的变化,顶多是眉间的阴影减轻了几分。

“这么看来我连续搞砸了两次用餐的机会。我觉得送你一辈子的农舍派都不太能弥补这一点了。”

Ben一下子被逗笑了,撇着的唇角一下子隐到上方的胡茬里,“那倒不一定,一辈子的农舍派还是有可能弥补的。”

“……好吧,如果你愿意让我做一辈子的话?”

说完这句话Henry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下Ben的表情,像是一下子梗住了,呆在一边的眉毛和微张大的嘴唇,不过疑似发红的耳廓还是给Henry了一点信心。

“也许吧。”短促的一句被淹没在送至嘴边的橙汁里,Ben用力咽下几口以缓解气氛,虽然并没有起到任何实际作用。“嗯……你是怎么找到起司的?我都不记得放哪了。”

眼前的情形确实过于尴尬,Henry只好假装没发问接过这句话,“因为我也不知道你把佐料放在哪里,最后还是在一个橱柜里找到的。噢还有,”他皱了皱眉,“有袋奶粉也放在那儿,是你买的吗?也是放错地方了吧。”

奶粉?几秒的迅速思索得到的结果让Ben差点暂停了呼吸,之前Samuel没用完的奶粉似乎就被他随手塞到了一个地方,现在的好消息是他知道那是在哪儿了,坏消息是Henry肯定看得懂上面大大的“兽人专用”。

“那个啊,我就说怎么搞不见了,我有个朋友的孩子出生不久,准备当作礼物送给他。”Ben干笑几声,嘴角不自然地向右咧去,他现在倒挺希望Henry不是个演员了。

“你的朋友……是兽人?”

“是啊,怎么了?”

“我不是那种意思,但其实我挺尊重他们的,甚至挺喜欢。我在上学的时候认识过几位,他们都很可爱。”

“他应该也会喜欢你的,”Ben没来由地在心底呼出一口气,真真切切地笑起来,“要知道,他可觉得这个世界对兽人的歧视可不比上个世纪少了多少。”

Henry咬了咬下唇,拇指用力摩擦几下手掌。“纯属为了自己的喜恶嘲笑和歧视是一种非常令人鄙夷的行为,至少我是挺不喜欢这种的人的——”

后续的话语被铃声打断,Henry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对面的声音用了几句便让他一脸懊恼。

“怎么了?”

“为了方便我中午把Kal暂时放在朋友家了,现在他们准备出去一趟,我得去把Kal接回酒店的寄养处。”

“你还没吃一点啊,需要我送你一趟吗?”

“没事,他们家离这挺近,我跑过去更快一些。”Henry最后喝了口饮料就站起来,“今天倒是麻烦你了。”

“怎么会?你还贡献了这么棒的一顿饭呢。”

“那到时候再见?”

“当然,我还等着你的农舍派呢。”

Ben看着Henry没控制住睁大的眼只是丢出了他的外套,“再不去Kal可不会真的飞回酒店。”

Henry反应过来低头一笑,冲他挥挥手转身就跑远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进展着。

评论(11)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