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见简介丨布鲁斯的猫耳罩

【闭关一年】偶尔诈尸请各位等我回来♡
↣重度拖延症日本患者
【从不弃坑】
微博@Candistiel

【超蝙】四次亲吻与一次认输

【迟到的2.19生贺,假装是在异世界的某个时区还是老爷的生日】

【BvS设定,两人交往不久,正联也没成立多长时间,反正这对小情侣矛盾挺多的(别问我怎么和Lois分手的我也不知道😂)】

【梗来自基友发给我的一个截图?有修改,原梗好像是说“十个吻,硬了就让你♂我”?不知道是谁没法要授权啊……那就侵删吧抱歉】

日常ooc。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至少克拉克是这么认为的,当他提前请假回到玻璃别墅,布鲁斯也才从公司的报告会议中挣脱出来,而阿尔弗雷德也乐意于将准备一顿挑剔的晚餐这事转交给克拉克一天。

“我以为今天不是周末。”

“我请假了。”克拉克接过布鲁斯脱下的外套挂在一旁,“想着可以给你一个惊喜。”

“我在你那儿收到的惊喜够多了,克拉克。所以我很‘抱歉’不能装出那种兴奋到惊呼的样子。”布鲁斯将领带猛地扯松开来,用力过大的后果就是他被勒得皱了皱眉。

克拉克没接他的话,只是替他拉开了椅子,并拿出了那瓶布鲁斯最钟爱的酒。布鲁斯也只是淡淡瞥了一眼,慢条斯理地用银刃划开脆弱的蛋白,看着澄黄的浓稠勾勒出每一丝肌肉纹理。

“味道不错。”

克拉克有些讶异地抬头,几乎从不出言夸奖的人正若无其事地咀嚼着一小块虾肉,若不是此时仅他们两人他甚至会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谢谢……”——克拉克停顿了片刻,呷了一口酒——“其实有的时候你的态度可以更好些,比如回复一下我发的那条短信。”

切割的动作忽地停滞,又恢复正常,只是刀尖碰撞盘子的声音响了很多。“我不认为这是什么需要庆祝的日子。”布鲁斯一连吃下了好几块,极其缓慢的那种,“尤其是我需要感谢的受难者早就不在了。”

“布鲁斯……”

“吃饭吧。”布鲁斯用餐巾轻拭着嘴角,示意他停下接下来的长篇大论,接着一口气将还剩大半的酒灌入口中,并又向空杯中添了大半半透明的液体。

待克拉克清空属于他的那份食物时,布鲁斯已将那瓶酒喝得精光。大量的酒精使他的两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造成所谓微醺的假象,但超级视力能分辨出那血液里高得吓人的酒精浓度。

“别再喝了,你醉得厉害。”克拉克拦在挑着眉的布鲁斯与酒柜之间,那浓郁的酒气令他莫名的愤怒。

“我今天又不夜巡,就像你说的,今天是我的生日。”他挑衅般地咬着“生日”的重音,忽视克拉克眉间越来越重的阴影直接伸手到不远处那瓶烈酒上。

“你是不是每次都要把事情做绝,布鲁斯?”他感受到一阵风,但在反应过来并还击之前就被死死压在酒柜上,剧烈的碰撞令酒柜中哐当作响,他能感受到那瓶酒正摇摇欲坠地抵着他的后腰,有些刺痛。

“在说这句话之前你最好注意到抓住别人手时该用的力气大小。”手腕上的力度瞬间就轻了一倍,他冷眼看着叹了口气的人,不用看也猜到那里早就淤青了一圈。

“我不想每一次都把我们之间的相处都转变为一场战争。但只要你别那么暴躁,就那么一会儿,我想我们现在的情况会好很多。”

布鲁斯的脸色阴沉下来,但也就短短几秒。“我觉得现在的情况完全没问题。只是跳过了那些漫长的调情直接到了最关键的步骤不是吗?”他故意凑近他的唇边轻轻地吐气,不意外地感受到喷在唇上的呼吸粗重起来。

“我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做这种事。”克拉克直接松开了他,一丝异样情绪闪过布鲁斯的眼眸。“要么我们好好谈谈,要么我叫阿尔弗雷德回来然后回家。”

“我也觉得这样子很无趣,腻味于此是很正常的。”

克拉克蹙起眉,为布鲁斯不搭前言的答句有些失望,便深呼吸了一口气扭过头。

“先听我讲完,肯特。”布鲁斯的声线完全低沉下去,在真正表达出愤怒前又上扬了腔调。“玩个游戏,生日派对游戏。亲吻我身上的四个地方,我硬了,听凭你处置。我没有,那么就换个游戏方式,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说了,现在不是——”

“那就算认输了?还是你早就没了继续谈下去的兴趣。”

布鲁斯死死咬合着牙齿,微微鼓起的腮帮和阴影里紧握的拳令克拉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选择了妥协。

“你说的,赢了就按照我的规则来?”克拉克取下眼镜放至桌上,不带掩饰的凌厉视线停留在布鲁斯的脸上。

“随你处置。”布鲁斯只是将早就松垮的领带甩到一旁,斜靠在酒柜上,毫不犹豫地与他的视线碰撞。

“闭上眼。”

布鲁斯照做,感觉到一双手抚上自己的大腿两侧,轻轻地在胯上滑动着。“我以为你会更自信些呢。”他嗤笑了一声,显然不屑于克拉克直攻主题的行动。

“谁说我要那么做了?”话音刚落,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他的眼皮上,使他的睫毛一片湿热。那眼睫颤动着睁开了,尚未来得及掩饰的眼底满满惊讶之情。

“我知道你会觉得我已经浪费了一次机会,但我想到的第一个就是这个。”克拉克朝他一笑,带了更多的堪萨斯男孩的意味。“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卢瑟的图书馆开馆仪式上——不得不说你那个时候就挺混蛋的——但当我拦下你,和你对视的时候,我怀疑我是不是认错了人。那不太像一位所谓花花公子的眼睛,不是说八卦媒体提到的‘焦糖色眼眸’有什么出入,而是里面的内容。我在想这个富豪时怎样做到惹人厌恶但又拥有那样一双眼睛。先别急着反驳,可不光是我一个人这么觉得,布鲁斯。总之,当时除了可疑性高得要命的秘密通话,我想最吸引我的就是这个。”

布鲁斯定定地看进那汪蔚蓝的深潭,几秒后翘起了嘴角。“两次普利策奖果然不是白得的。但还是差得太远了,你还有三次机会。”

“我现在看出来了,你就是在故意干扰我。”克拉克没有再次皱眉,“你会满意的,韦恩先生。”

他以极轻缓的方式解开布鲁斯颈前的纽扣,指尖堪堪擦过逐渐裸露的皮肤。布鲁斯这次没说什么,仅静静注视着低头处理恼人衬衫的克拉克,等待手指滑向腰间的皮带。

但他没有。克拉克的视线在微微起伏的胸膛上徘徊,堪称完美的身材,保养得体的麦色肌肤,还有交错着的撕裂伤痕。他的手触向最触目惊心的一个,位于心脏的左上方,狰狞纠结着盘扎在那一块,缝合它留下的疤一直延伸至了腋下。

“最接近死亡的一次。”笃定的语调里夹着一声叹息。布鲁斯因手指描摹的动作动了动身子,“我怀疑阿尔弗雷德是不是把我尿床的事都跟你说了。”

“这倒是第一次听说。”克拉克轻笑一声,手掌抚上那块伤疤,心脏的跳动隔着体温传至掌根附近,“就差一点点。有的时候我真希望能早点遇见你。”

“我得到这个的时候,你还只是个——”贴上胸膛的柔软令他失声了片刻,“——男孩。”

第二个吻比上一个还要轻,唇瓣印在肌肉的凸起上,甚至带了几分虔诚。这次亲吻停留的时间有些长了,就像一片轻飘飘的绒毛,一下一下瘙挠着心尖,他的血液几乎在瞬间加速了奔腾。

克拉克感受到心跳的变化后克制着不要笑得太明显。“但也许能让事情不变得那么糟。我还剩两次,是吗?”

布鲁斯点点头,看起来有些费力。“听上去你开始为即将的失败而失措了。”

“不,我只是怕会吓到你。”

这话得到了布鲁斯的一记白眼。克拉克也只是对他一笑,牵起他垂在一旁的左手,用唇在无名指上刻下烙印。

接着他抬起眼,并没有松开握住的手,不出意料地从布鲁斯脸上看出一种类似于惊讶的复杂情绪。“瞧,我只是不想给你太大的压力。”他耸了耸肩,“但我觉得你也许早就知道了。”

“……也许。”

“我知道这对于我们来说太早了,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想法。”

“这确实太早了。”布鲁斯舔了舔唇,将左手往回抽,“我甚至还没想过这种可能性。”

克拉克松开了手,表情有点受伤。“我以为你和我一样认真对待这段关系。”

布鲁斯点点头,又摇摇头,“听着,克拉克。你是超人,是个氪星人。你的最佳选择不是我。”

“我想你知道氪星早在那场爆炸中毁灭了。”

“不,”布鲁斯眉间紧皱着,同眼前正抱着双臂的人一样,“你现在会有这种冲动,很有可能源于对上一段感情的——”

“所以我们再一次扯到了这里。”

“你要知道我不是所谓的钢铁之躯,生老病死都会发生在我身上。”

“说得好像我从未死过一次。”

“哈,现在又是谁在挑起一场战争?”

克拉克举起双手,用力地进行了几次深呼吸,“停,是这样的。我完全不能理解你的想法,布鲁斯。我爱你,这就够了。我知道有很多人对你说过这种话,甚至还有更好听的,但你知道我是认真的。”

“重点压根就不在这,大情圣肯特。”

“你是在说那个梦?关于露易丝?那都是过去了,而且你都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

“总有无法预知的情况,你也不能肯定那个巴里是不存在的。而且,”他的视线很快飘至别处,“这将会是一个弱点,致命的弱点。”

“但我们都有能力对抗这些,还有戴安娜他们。”

“你究竟搞清我在说什么了吗?你真的比我想象得还要单纯。一旦被敌人发现我们的关系,该死的,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做?还是你有信心隐瞒一辈子?”

布鲁斯几乎怒吼出声,而克拉克直接怔住了。

“你的意思是……不想更进一步只是怕被利用?”

“看来你的超级大脑还没掉线。”

克拉克没有因这句嘲讽而感到愤怒,相反的,一种特殊的震颤控制了他的身体与思想,直到一个想法闪过,太快也太过明晰,以至于他下意识就付诸行动。

他用掉了最后一次机会,将怀里的人狠狠摁向自己。谁也分不清究竟谁先张开了双唇,不带任何技巧地,只遵循着最原始的欲.望,他们唇舌交缠着,如两只斗兽互相撕咬,攻城略地。

终于,在两人气息不稳前克拉克放开了他。

“为什么他们不知道布鲁斯·韦恩还有这么混蛋的一张嘴?如果从一开始我们就坦诚相对也不会浪费这么多时间。”

“首先,这次是你先宣战的。”布鲁斯翻了个白眼,“而且你想他们以这种方式使我闭嘴吗?”

“不,当然不。”

“那就别废话。”

在他们跌跌撞撞地走向卧室前,克拉克趁两人空余不多的唇齿分离空隙间问了句,“那么是我赢了?”

“闭嘴吧。”

木门砸向门框的巨响结束了这个短暂的对话。又有谁知道,著名的布鲁斯·韦恩早在第一个吻中就认输了呢?

评论(19)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