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见简介丨布鲁斯的猫耳罩

【闭关一年】偶尔诈尸请各位等我回来♡
↣重度拖延症日本患者
【从不弃坑】
微博@Candistiel

堪萨斯的天空下 01

我爱这篇!!!小翼的这篇连带这前面的《灰鸽子》(详见他的主页xx)都特别有电影本身的那种感觉!!(突然词穷)总之在这儿买个安利w

风之翼-请叫我小翼:

…我又挖坑了_(:з)∠)_请鞭笞我努力填坑OTZ以及希望大家能多多评论呀QwQ


BVS背景



Summary:布鲁斯决定开始一段寻求宽恕的旅程,然而他所有的努力都在噩梦之中化为乌有。直到他因为一份不断被退回的补偿金,他不得不再度踏上前往堪萨斯的旅途。

注:本文更新缓慢,有大量OOC出现及潜伏。算是《灰鸽子》的展开篇,没有太多有逻辑的情节,只是想写一个关于爱与温暖的故事。



也许就是那甜腻到心尖上的苹果派,温暖了冰冷的雨夜,拥抱了噩梦里的孩子,唤醒了还在沉睡的孤独灵魂。从派皮到果馅儿,从烤箱到餐桌,从阿尔弗雷德到玛莎,用爱给那两个有时候分外笨拙的孩子,点亮了回家的泥土小径。无论何时,都有那么一个人在安静的守候你全部的所有。



01


噩梦总是相同的。

或许某时也有些不同。

肮脏黑暗的巷口,突然出现的人影,威胁尖叫与争执,滚烫的枪口,刺鼻的硝烟味,散落的珍珠,以及漫天而来的暗红血色。然后那红色变成了残破的披风,在满是灰烬与火焰的废墟间无力的飘动,不详的绿光让眼睛疼痛无比,哀婉凄凉的风笛声在黑暗中悠悠的回荡。

当闹钟响起来的时候,布鲁斯已经盯了头顶的那个太阳系好一会。阳光透过浅黄和粉红格子的窗帘,悄悄的侵袭着小小的房间,窗外清脆的鸟鸣和着远远的拖拉机声。没有乌云或是永远停不下来的雨声,平和寻常的小镇清晨对于布鲁斯来说仿佛一个久远且宁静的美梦。而当他踩着吱吱作响的楼梯下来时,玛莎正在厨房里忙碌,培根面包咖啡混杂着晨间广播一股脑的袭来。

或许是比美梦更进一步的幻境。他想。

“早安布鲁斯,昨晚休息的还好吗?”玛莎背对着他愉快而略带疲惫的招呼。

“很好。谢谢您肯特太太。”布鲁斯走进厨房帮忙把早餐端出来。

“叫我玛莎,亲爱的孩子。”玛莎微微笑起来。“如果你愿意的话。”

“当然肯…啊,我是说…玛莎,我非常,非常愿意。”布鲁斯略微狼狈的应对着玛莎的微笑,他局促的坐下用咖啡遮掩自己的慌乱。

“慢一点布鲁斯,别被烫到。”玛莎把还在滋滋作响的煎蛋放到他的盘子里,慢慢的坐到他的对面,认真的听广播里从来不准的天气预告。

布鲁斯看看了玛莎略带困倦的眼神,又瞥了眼放在门口脏兮兮的公文包,对着杯子不着痕迹的叹息。

那件事再等等,至少不是现在。



三天前。

“也许这个您希望亲自看看。”卢修斯把一份文件放到布鲁斯面前。

“关于什么。”韦恩总裁头也不抬的忙碌着,前段时间因为组建正义联盟而堆积的工作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某份被退回的补偿金。”

“不属我份内。”布鲁斯皱起眉头,他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也许您看一下就不会这样想了。”卢修斯把文件打开塞到他的鼻子下面。

布鲁斯抬手不耐烦的想挥开,但上面清晰的“肯特”姓氏让他不由得一愣,他忙把那薄薄的几张A4纸抓过去。

“理由是什么?”布鲁斯的脸色越发的阴沉。

“没有提及。”

“……我会处理的。”

短暂的沉默后卢修斯得到了总裁的回答。等对方关门出去之后,布鲁斯重新拿起那几张薄薄的纸,他看着上面“玛莎·肯特”的字样,难得的露出了不堪重负的表情。白日里光鲜的花花公子,黑夜中令人恐惧的黑暗骑士,在这几张纸面前头一次变得颓废不堪。



“我建议您亲自去一趟。”阿尔弗雷德端着小甜饼插言道。

“你知道我完全不擅长这种东西。”布鲁斯刚刚夜巡回来,凌乱的黑发被汗水粘在额头上,他用力的敲打着键盘,仿佛要借此发泄无边的怒火,虽然今晚已经有六个罪犯被打折了胳膊或是大腿。

“但是这是您的责任,或者说这是您自己揽下的责任。”阿尔弗雷德依然把小甜饼托举在布鲁斯能够到的范围之外,仿佛他不答应就没有点心可吃。

“阿弗这件事和那些该死的商业洽谈不一样。”布鲁斯的力道越来越大。

“我以为挑战自我是您的爱好,老爷。”阿尔弗雷德不慌不忙,任由一向冷静的蝙蝠侠在自己面前耍小孩子脾气。

“我——”

“在戈登局长和普林斯小姐的帮助下,您最忙的时期也已经过去了。”阿尔弗雷德猜透了布鲁斯想说什么,他毫不客气地截断后路。“而公司那边大部分时间都是卢修斯负责。”

“噼嚓滋——”某个脆弱的该死的按键毫不争气的放任自己game over了。

“……我去。”布鲁斯瞪了那欢快的的电火花一会儿,妥协了。

“好的老爷,我这就去安排。”阿尔弗雷德立刻放下小甜饼离开蝙蝠洞,简直是布鲁斯从未见过的迅速。

……所以这算是用小甜饼逼我就范的?

“以及老爷我最近视力有点不好,修理键盘的事情就麻烦您亲自动手了。”

“阿尔弗——”

回答他的只有沉重的关门声。


回去我就要辞退他。

在倾盆大雨里布鲁斯浑身泥泞的努力修车时,忍不住的咬牙切齿。在彻底湿透之前,他终于放弃了修理那块废铁,无奈的决定靠步行到肯特家去。

布鲁斯拿起公文包,在淤泥里艰难的跨出沉重的一步。

—TBC—


评论(2)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