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见简介丨布鲁斯的猫耳罩

【闭关一年】偶尔诈尸请各位等我回来♡
↣重度拖延症日本患者
【从不弃坑】
微博@Candistiel

【亨本】一个猫奴的救猫与自救(6)

*这篇的字数怕是比前面五篇合起来那么多了😂
*有之前百fo点梗里 @蝙蝠控 的跳舞机梗,稍微改了改希望别介意_(:з)∠)_


前章

Chapter 6

1.

这将是他们的第一次正式约会。

Henry在挂断电话的五分钟后才意识到这一点。当然,是朋友间的那种。这个认知让Henry沮丧了一秒,但他立马投心于更重要的事情中。

Trilogy?AVALON?⑴Henry整理出几套衣服后转移视线在数个塑料瓶间扫来扫去,几分钟后抱起所有的进了浴室。

2.

Ben因纠结于停车问题耽搁了片刻,当他费力地从两辆车的狭小间隙里钻出来后就瞧见立在酒吧门口的Henry。

“哇哦。”

解开领口两颗纽扣的丝质衬衫和牛仔裤意外地显得不突兀,Ben偷偷瞥了眼自己长年不变的夹克T恤套装,突然觉得好像确实太随意了点。

“为了不迟到匆匆选的,我还怕这件衣服太奇怪了。”Henry挑起眉毛,嘴角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

Ben咧嘴笑了起来,并耸了耸肩,“你的随意搭配可比我的好多了,我打赌一会儿得有很多女孩来搭讪。”

“好吧,但有你在旁边我哪里还需要那些搭讪?”Henry略弯下腰,直直盯着Ben愣怔的表情,右手指向酒吧的大门,“请?”

Ben反应过来后再次笑出声,他从换气的间隙中挤出一个“谢谢”后迈步走入大门,没有注意到Henry朝一脸诡异的招待笑了笑。

3.

“Tasha的调酒技术很棒,你喜欢哪种基酒⑵?”Ben朝向他点头的女孩挥手,熟稔地把座椅调到一个恰好的位置后坐上去。

“杜松子酒。你经常来这里?”Henry环顾四周,这个酒吧不像他经常去的那些,没那么疯狂,但也不算冷清。

“无聊的时候会来一趟,毕竟这是为数不多的没那么吵的地方。”

“我以为你会喜欢热闹点的?你知道,那种爆炸性的乐曲,很适合发泄一下。”

“我不太喜欢”准确来说是那对过分敏感的耳朵受不了,“况且这样的环境放松也不错。”

“新朋友?”

Tasha解决完吧台后的事情后走过来,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俊美的蓝眼青年。

“Henry。你好,Tasha。”Henry扬起一个微笑,故意有些埋怨道“我以为他早就说过我们的关系了。”

“噢——你们?”Tasha露出一个暧昧的眼神后Henry才意识到刚刚那句话的歧义,好在Ben开了口。

“你肯定看出来他是谁了,Tasha。”Ben无奈地看着她,“The Superman”

Tasha眨眨眼,终于没忍住笑意。“只是个玩笑而已,别介意。我们的超人先生想喝点什么?”

“干马天尼(Dry Martine)就行。”

“你确定?”Tasha有些惊讶,“可没什么人敢点这个。”

“嘿,我可是超人不是吗?”Henry故作严肃道,嘴角却高高翘起。

Tasha噗嗤一笑,“那Ben呢?还是琴——⑶”

“金汤力(Gin tonic),还是金汤力。”Ben赶忙打断了Tasha的话,尴尬地朝她使个眼色。

“哈,好的。”Tasha转身前做了个口型,Ben选择假装没看见她眼中的狡黠。

酒调制得很快,Ben看着眼前蕴有淡蓝的鸡尾酒,思考Tasha递酒时偷偷对他说的“有点烈”究竟是什么程度。

而Henry在轻轻晃了晃杯子后,直接将那杯著名的烈酒喝了大半,苦涩伴着冰冷刺激着味蕾,待全部酒液流入喉口后他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怎么了?”Henry注意到一旁的视线,Ben震惊的表情让他忍不住笑出来,“我习惯喝得很快。你不喝吗?”

Ben扬起眉,又在看到手中的酒杯后微微皱起,然后他几乎是小心翼翼地将杯沿抵住下唇,缓缓向后仰去。入口的味道并没有想象那般苦辣,反而如碳酸饮料般在口腔里欢腾跳跃,唯一一丝的清苦后味被加入的蓝莓调和,带了些欲罢不能的香甜。

Tasha估计是太小瞧我的酒量了。Ben舔了舔唇角剩余的汁液,将喝了小半的酒杯放下。

“你好点了吗?”

“好多了,还得谢谢你帮我叫了Jennifer。那个感觉真是太奇怪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我希望我没做什么奇怪的——等等,我没有吧?”

“呃,没有。”Henry舔了舔唇,莫名有些失望。

“那就好。”Ben吁了一口气,毕竟他问Jennifer的时候她的表情可不太对劲。他又呷了一口酒,看着只没过圆球冰块一角的残余酒液示意某个正闲着的调酒师再加一些。“其实这次邀请你出来,还有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Ben欲言又止的神情令Henry双眼亮了亮。

“还记得Samuel吗?我的儿子,他自从上次见到你后就一直在叫‘天啊爸爸那真的超人吗?真的吗?’所以我想你有没有时间,和他见个面?”

“噢。”Henry笑了起来,暗黄色的灯光使他的眼像极了一汪暖阳下的海湾。“当然没问题,不过我觉得最好在下次的集体拍摄之前?他应该不希望等太久。”

“嗯……过几天?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愿意来我家一趟吗?我的意思是外面的话容易被,你懂的,Samuel不太喜欢那个。而且我的女儿们也会很高兴见到你的。”

“没问题!”Henry的眼睛几乎弯成蓝色的月牙,一秒后他又因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干咳了一声,“我挺想见一见他们,我和小孩子们关系还不错,起码我侄子挺喜欢他的超人叔叔的。”

Ben没忍住笑出来,这导致他险些被咽下的金汤力呛到,他缓了缓后想和Henry再说些什么,却被突来的晕眩感梗住,那张脸在他眼里变得模模糊糊的,嘴唇的一张一合也开始放缓。

“Ben?”Henry发觉了他的不对劲,瞥到那杯第二次喝空的酒杯后有些了然。“你喝醉了?”

“我?不可能,也许是刚刚一下喝太猛了,这个酒度数又不高。”Ben努力让眼前颠来倒去的世界回归正常,Henry的五官就像被一个古怪而虚幻的滤镜所扭曲,这个发现让他憋不住笑。

这下Henry是确信他喝醉了,他无奈地扶住Ben的肩膀。“金汤力可是烈酒,后劲很足,我还以为你酒量也很好才喝这么快。”

“什,什么?”Ben吃惊地睁大眼,尽管在Henry眼里他只是将耷拉下去的眼皮抬到了正常水平。该死的他就不应该忽略Tasha的那句警告,他以为带“Gin”的调制酒度数都不高。

“要不先回去?我叫车送你?”

“嘿,我还没那么醉呢。”Ben摇头,结果反而更晕了,“况且这才出来多久。”

“那出去休息一下?冷风比里面的空气要好很多。”

“好吧。”Ben站起来,眯起眼努力走出一条直线,结果还是歪歪扭扭地撞到Henry身上。

Henry叹口气,“靠着我走吧,如果你不想我把你牵着的话。”

Ben点点头,头一次觉得睁眼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他只好尽力站直身体不要歪倒在Henry身上,但紧紧挨着的肩膀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Henry没有隐去唇边的笑意,他享受他人的反应,就好像他们是真的情侣一样。

“那边……是什么?”Ben斜斜地伸出一只手指着街道上人们聚集的地方,Henry不得不用右手从背后扯住他以保持平衡。

“好像是跳舞机?似乎最高分可以获得一个大奖?”Henry向人群走进,看清了规则上的内容。“一个限量的冰雪奇缘套装。”

“冰雪奇缘?限量的?”

“嗯,怎么……?”

“啊,就是那小家伙要的。之前他一直缠着我…唱Let it go,后来又要买这个。但我没什么时间所以没抢到。”

Henry沉默了一会儿,舌尖在虎牙尖无意识地磨蹭着。“要不我去跳,赢了的话就送给他当作见面礼物?”

Ben张大嘴,确定在晕开视野里的Henry是认真的。“没必要,而且你去见他就算是礼物了。”

“但他没拿到的时候很伤心不是吗?”

“……好吧。不过——”Ben突然瞄到牌子上一个粗体的词。“这是双人的。”

“双人的?嗯……‘合体版’。放心吧,到时候我带着你跳不会出问题的。”

Henry并没有给Ben太多犹豫的时间,他几乎是在下一秒就站进队伍。由于只有一次机会,而挑战似乎的确很难,没有多久就轮到了他们。

Ben对着大屏幕扯出一个自暴自弃的笑容,台下人的脸在酒精持续的蒸腾下变得模糊不清,更别提那几个小小的刺眼的方块,他现在只希望没几个人能认出他们俩是谁。

开始竟意外的简单,甚至能称做舒缓,乐曲显示的方向按键速度也慢得可怜。Ben正在暗自庆幸是不是他们运气好的时候音乐骤然变化,爆炸性的鼓点通过两边巨大音响几乎要穿透那对隐藏的耳朵。Ben皱紧眉头,却发现Henry明显兴奋的表情。

“这是Kanye West的歌!”⑷Henry的声音从节奏短暂的停歇中传来,Ben勉强分辨出他在说什么后就立马被拉着开始一场怪异混乱的“踢踏舞”。

“嘿,嘿!慢点!”就像一个高大且笨重的提线木偶,Ben感觉自己的双臂被扯来扯去,双腿也被推得踢来踢去,这一切再加上胃里烧灼翻腾的鸡尾酒,完美。他甚至都听不见自己的哀鸣,也许Henry张嘴说了什么,但一切都被震耳欲聋的乐声和人群的叫好声挤得不见踪影。

左方,右上,下方。Henry紧盯着屏幕上的图案,脚下一刻不停地变换着位置。他知道Ben快受不了了,而且他抱着一个一米九二的大个子也很吃力。于是Henry转为搂住Ben的腰,使他倾斜靠在自己胸前,并带着他踩中无法碰到的点。还好Ben的腿够长,Henry喘口气想到,这可比集中锻炼还要可怕。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薄薄的汗水已经染湿了鬓角,胃里翻腾倒海让Ben只能死死咬住牙关不吐出来,而最后一声激烈的鼓声嘶吼结束了一切。上帝啊那计数滚动的声音简直是福音。

“我们成功了!”他们的分数比之前的的第二名不知道高出多少。Ben顾不上这个,他急忙拉开距离,手臂搭在Henry的肩膀上作为支撑急促地呼吸着。那些酒精估计都因为剧烈运动跑到脑子里。Ben迷迷糊糊闪过这个念头,浑身上下都叫嚣着休息,他下次宁愿给那个小家伙唱一百首歌都不愿意做这种事了。

4.

Henry拿到那个华丽得有点过头的礼品盒就带着Ben离开了,这次众人的眼神让他都受不了了,而且还开始担心明天娱乐版的头条会不会是这个酒精刺激下的闹剧。

搭上车后Ben努力报出一串不太模糊的地名就沉沉睡去,Henry抿唇看着他被汗水黏至前额的深棕短发,小心地用手指捋到一边。Ben眼角的皱纹在窗外不断闪过的灯光下软化,黑眼圈和略浮肿的脸却也因此明显。Henry叹了口气,他知道Ben有多忙,也猜得出来他是怎么打理自己的。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在潜意识里以一种过于亲密的身份去关心他,但他实在控制不住那些想法。两年多沉寂的情感似乎在遇见Ben的时候就爆发了,在心底渲染成各种颜色,让他没法撤回凝在他身上的视线。

也许是他观察时凑得太近,Henry被突然的急转弯几乎甩到Ben身上,即使他立马撑住前座的靠背,他的唇还是堪堪擦至Ben的嘴角。

Henry慌张地直起腰坐到一旁,耳朵上部一片热烫,就像一个单纯而愚蠢的怀春少年般期待着他发现又不希望他醒来。于是他后半程并没有挨得那么近,到达终点后他轻轻摇醒Ben,瞧着那眼睫艰难地分开后又合上,最后那片棕色完全露出,只呈着自己。

“到家了,你好些了吗?”

“唔……好多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你直接坐车回去吧,不早了。”Ben撑起身子时带出一声低吟,虽然不那么头晕了但接连的头痛提醒着他只有好好睡一觉才行。

“好吧,那再见?”

“再见。”

Ben摇晃着走到公寓前,打开大门后才听到不远处汽车驶走的声音。Violet他们早在保姆的照顾下睡去,他轻手轻脚地走进卫生间,咔嗒一声后灯光才将潮红的脸颊映出。

他知道Henry吻了他,但那个拘谨的英国男人只是接触了他的脸颊。Ben捧起一把温水往脸上浇去,那片的温度不降反增。可他的心跳还是该死地加速到极点。





⑴AVALON及Trilogy均为知名洗发品牌,有梗说Henry护发会用五种不同的产品。

⑵基酒:在鸡尾酒中起决定性的主导作用,是鸡尾酒中的当家要素。

⑶琴(费士):Gin Fizz,同金汤力(Gin Tonic)基酒相同,因为设定Ben不太能喝酒所以平常喝的是这种度数偏低口感类似于苏打水的“饮料”酒。Ben为了不在Henry面前太丢脸(琴费士一般是不太能喝的女士用酒)就挑了个名字差不多的酒,结果栽了。

⑷Kanye West这个梗我前面有篇提到过,Henry本人是听他的歌听到停不下来的。

评论(1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