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斯的猫耳罩

↣重度拖延症日本患者
我如果鸽太久请直接评论或者私信毒打我一顿,谢谢!

【BvS/SuperBat】无题

CP:Superman/Batman

分级:PG13(因为有暴力情节所以不是G吧…)


把很久之前看完电影之后肝的文发出来好了…老爷视角(亨本的文今晚之前更)

假设当小闪去警醒Bruce时扰乱了时间线,来自不义的Bruce的记忆和情感慢慢地融入了现在的Bruce.

  

  Bruce猛地惊醒,以为又是一个噩梦,但是那身穿红色制服的男人痛苦的神色似乎那么真实,真实到自己对他有种诡异的熟识感.Bruce微喘着气看向已经解码完成的屏幕,心中不知为何升腾起的痛苦与无奈让一向警觉的Bruce甚至没有意识到身侧的几张纸似乎刚被一阵大风吹过而飘落在地上.

  

  当Bruce点开文档,里面的内容有些过分地刺激着他的神经,愤怒,不安,焦虑,担忧这些过多的情绪导致他在和Alfred解释时有些激动,而在说出"How many good guys are left? How many stay that way?(还有多少好人?又有多少人不忘初衷?)"后Bruce发现自己忍不住嘲讽地笑了一下,同时心中某个地方似乎有些刺痛着.微微定了定神,Bruce压下诡异的不适感,头也不回地走了.

  

  而在追击运往Lex集团的集装车时Bruce却碰到了那个被自己在晚宴上嘲讽过的红蓝身影,他控制不住瞪大了双眼,却不是因为惊讶,而是那再一次浮现的愤怒与恐惧。当那个大个子扯掉蝙蝠车的后盖后,Bruce早已平息下自己的情绪,他站起来,直视对方的双眼,那种可怕的熟悉感带来一阵短暂的眩晕,可在对面那人说完话之后Bruce发现自己本压抑好的情绪猛地涌出,狠狠地冲击着每一根神经,狠狠地看着那离开的身影,自己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最后一句话.Bruce带着几乎是前所未有的怒火冲回了蝙蝠洞,看着追踪器的最后坐标,Bruce似是要铭刻在心中一样记下了那个地点.

  

  隔天,Bruce看着占据了各个屏幕的直播新闻,愤怒的人群举着牌子抗议着,竟有些紧张,这种莫名的情绪在看了几个月未送达Wallace的信后愈发强烈起来,而几分钟后的爆炸似是印证了心中的不安,他立马拆开刚刚送到的信,两年前Wayn大厦倒塌的新闻前压上了血淋淋的字眼,那猩红色一下子钻进了自己的脑海,超人愤怒的神色和染上血污的右手像是幻灯片在眼前闪过,一下下冲击着紧绷的神经和抽痛的心脏.Bruce猛地抬起头,脑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嗡嗡直响,冲出了办公室.

  

  Bruce撑着桌子喘着气,这一切都发生地太快,混乱的枪击,惊恐的表情,破碎的玻璃,刺眼的绿芒,回过神来自己已在蝙蝠洞,而Alfred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和那来自外星的陨石,似乎想说些什么.但Bruce没有时间去听,也不想去听,只有枯燥的训练,只有这种肌肉过度拉伸的酸痛和打湿眼帘的汗水才能强迫自己从微微失控的情况中挣出,才能忽视心中不断涌现的愤慨和绝对不应该出现的担忧.

  

  忽视在墓园Alfred对自己最后的劝阻,Bruce再一次点亮了蝙蝠灯.超人到来的时间似乎比理论上要晚得多,大雨打在坚实的盔甲上,没有一滴雨水能够渗入可Bruce却感受到一种寒意慢慢侵蚀着自己,内心深处蠢蠢欲动的抗拒感也让Bruce更加焦躁起来,不断流下的雨水在眼罩前形成模糊的黑暗景象,直到那一抹鲜艳的红照亮这一切.本是自己主动宣战,可却在真正迎来对方时却感到一阵无奈的悲哀.Bruce自嘲地笑了笑,对着超人也似乎是对着自己说"Well, here I am."可当对方说出"Bruce, please."的时候Bruce退后的脚步微微停滞了一下,可令Bruce感到有些惊慌的是自己并不是因为超人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而怔住,反而这声"Bruce"似乎已从对方的口中说出数千次,轻柔的,疑惑的,愤怒的,痛苦的……真正的原因是他的表情.没错,那本舒展着的眉紧紧地皱着,眉尾微微向下撇,如最洁净的蔚蓝天空的双眼中盈满了曾在镜中见过的相同的悲伤与无奈.但蝙蝠侠不会停下脚步,超人也如期中了圈套,看着Clark因为强力的声波狼狈地弯下腰,Bruce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可却没注意到自己的眉头也如对面的人一样皱了起来.超人轻松地破坏了设备后终于有些生气地走过来,Bruce却在他说出"You don't understand(你不明白)"之后直接迎过去,因为这句话是那么耳熟,心中的怒火在一瞬间被点燃,低吼出"I understand!(我懂!)"后却被那个看起来不耐烦的外星人抓住盔甲甩了出去.疼痛让Bruce发出低低的呻吟,却不是因为那"轻微"的摔伤,而是心中的痛苦像是乌黑的墨一样渐渐地渲染开,蚀着每一个角落.Bruce支起身子,看着超人进入另一个陷阱,密集的火光让这位氪星遗孤终于愤怒起来,红光像是划破纸张一样摧毁了机器.超人带着残余的红的双眼看向了努力支起身子的人,Bruce感到一阵心悸,强撑起的身子带来的阵痛让他低声喘息着,却立马被走过来的超人抓着撞向身后的大楼,并被狠狠地摔到屋顶上.身体各处和心中传来的痛苦让Bruce一阵眩晕,但Bruce努力调整呼吸,稍稍摆动一下脑袋咬牙站了起来,身前残破的蝙蝠灯再也发不出一丝光亮.听着超人威胁的话语,更多的画面在Bruce脑海里闪过,一个制服残破,双手沾满血污的超人和眼前的人渐渐重合,一种令人窒息的痛苦与悲伤充斥着脑海,让Bruce几乎有种落泪的冲动.但他没有,蝙蝠侠属于黑暗,而黑暗中的骑士只有嘴角缓慢地勾起一个刻薄的弧度,藏身于烟雾之中,看着稳稳接住子弹的超人在氪石粉末里像自己一样窒息着,只不过一种淡淡的绝望正不知不觉地将钢铁包裹下的心缓缓撕裂.

  

  然后便是无尽的拳脚相加,陷入混乱的黑暗骑士使出全身的力气攻击着连喘气都来不及的氪星人,也许是肺里的粉末终于被清除,蝙蝠侠在猛地一拳击打在超人鼻梁上却发现那人只是动也不动地盯着他,那眼中的蓝就像北极的冰河那样冷,被冲击得撞破墙壁的蝙蝠侠嘴唇微微颤抖着,残损的面罩让面庞上更清晰的感受到液体的滑落,那冰冷的神色让自己的脊背抽痛着,腰肢也似乎有些使不上力.那绝望终于露出了獠牙,大口啃噬着脆弱的灵魂,蝙蝠侠就像是被逼入绝境的困兽再次使用了氪石子弹,他有些费力地背着暂时昏过去的超人,将他从栏杆旁扔下,自己也随之滑下,一拳,两拳,半清醒的超人被怒吼的蝙蝠侠甩到空中,又重重地摔下.

  

  Bruce的声音和发出电流杂音的蝙蝠侠声音混在一起,说出了那绝望推动着的话语,像是对超人最后的审判.他拔起了插在地上的氪石矛,咬牙切齿地说出"You are never the god, you are never even a man(你从来就不是神,你甚至不算是人)"后,在那月光下苍白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痕迹,过于强烈的对比刺痛了蝙蝠侠,脑海中有一个孩子的尖叫徘徊着,直击脆弱的神经.当蝙蝠侠因为痛苦再一次举起氪石矛时,脚下的氪星人困难地低吼出了"You're letting him kill Martha.(你是在帮他杀了玛莎)"绝望露出了奸诈的笑,几近残破的灵魂发出了痛苦的尖啸,那尖叫声似乎要刺破蝙蝠侠的耳膜,子弹和珍珠落地的声音似是死亡的交响乐.蝙蝠侠一遍又一遍地怒吼着"Why did you say that name(你为什么要说那个名字)",眼前甚至模糊起来,直到一个焦急的声音响起"It is his mother's name!(那是他妈妈的名字!)"蝙蝠侠,不,Bruce愣住了,那个声音的面孔是那么熟悉,回忆像是海潮般涌来--"I heard its heartbeat, Bruce(我听到了心跳,Bruce)"..."Please help me.Find her.(帮帮我,找到她)"..."IT'S LOIS!(那是Lois!)"他对着自己温暖地笑着,肩上残留的余温,幸福的傻笑,慌乱的神情,悲痛的吼叫,颤抖的背部,自己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害怕因靠的太近而贪恋不属于夜的温度,自己也曾尝试过,也阻止不了炽热的骄阳,却被烙得痛不欲生.可脚下的Clark距离自己是那么近,就像温暖的春日,眸子里也只有恐惧与痛苦。Bruce像是再一次被灼伤而收回了脚,踉跄地后退着,有些慌乱地看着那对看着自己的人,视线茫然地到处扫着,绝望发出了最后一声不甘的怪叫,Bruce猛地将手中的氪石矛扔了出去.他又失常地愣了一会,看到清醒过来的超人费力地抬起身,才颤抖了一下走了过去,将他搀扶起来,有些贪婪地扫视着比记忆中更青涩的面孔,连说话的语气也温和起来.在Clark再一次展现农场男孩和氪星之子共有的固执时,Bruce几乎不经思考就用手挡在他的胸前"Wait!I make you a promise. Martha won't die tonight.(等等!我给你个承诺。Martha今晚绝不会死)"直到Clark静静地看着他,扫视了一番后微微点点头,Bruce才像触电一样收回了手,向后退去,尴尬地看着Lois抚上自己一直凝视着的脸庞,消失在黑暗中.

  

  顺利地冲进看守Mrs.Kent的地方,但当最后男人将喷火器对准Mrs.Kent时,Bruce的心就像当年一样紧缩起来,射出子弹的下一秒便扑过去以身体护住惊恐的妇人,看着那虽然并无血缘关系但和Clark一样温柔的眼睛时,Bruce尽力放缓语调"It's okay, I'm a friend of your son.(没事了,我是你儿子的朋友)"意外地她虽然惊魂未定,但仍笑了一下,Bruce突然明白了那个来自Kansas的男孩的笑容为何那样温暖了.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Bruce还带着余痛的神经必须再一次紧绷起来,那个有着颤抖音调的狂躁症患者Lex竟造出胜于当年Zod的庞然大物,而当Clark带着几乎是最后一丝期望将它击打到太空后,巨大的爆炸将黑夜渲染成带着血色的黄昏,Bruce在战机里像是被爆炸给击中似的瞪大了双眼,直到看到怪物摔回大地后时阵阵的晕眩袭来才意识到自己不自觉屏住了呼吸,可即使怪物开始攻击军方的战机,Clark还是没有出现.像是被扼住了喉咙,Bruce急促地呼吸着空气,咬紧牙关,Bruce决定先将它引回有着氪石矛的港口,却因战机被击中坠到附近,看着怪物的逼近,Bruce心中似乎期待着什么,却又因过于混乱的思绪而呆住不动.一阵巨响,Bruce看着挡在面前的Diana披散着头发,和那张照片和闪现的回忆重合着,而Clark也出现在旁边,带着不知是庆幸还是悲伤的情绪,Bruce不自觉地吁出了一口气.

  

  世事本无常.在自己射出剩下的氪石子弹后Bruce喘着气,看着飞得有些不稳的Clark冲向怒吼的怪物后死死压住自己内心的不安,却在那巨兽的尖刺刺穿Clark的胸口后爆发了.也许他真的是神呢?也许Clark作为Kal是不会死的呢?也许那尖刺仅仅是因为锋利而不可能因为那是氪石呢?*但尖叫声使Bruce无法理清思绪.这尖叫声来自一个被扔下很久的男孩,那本应回荡在小巷的声音回荡在脑海里,它渗透了所有黑暗的地方.Bruce踏着沉重的脚步颤抖着走向躺倒在地上的Clark,他的脸是那么的安详,没有愤怒,没有痛苦,没有笑容.尖叫声回荡在Bruce的身躯里,它慢慢减小了,只留下了遗憾,和悲痛回响于耳际.也许Kal死了,就绝对不会出现不义联盟了.



评论
热度(19)

© 布鲁斯的猫耳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