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见简介丨布鲁斯的猫耳罩

【闭关一年】偶尔诈尸请各位等我回来♡
↣重度拖延症日本患者
【从不弃坑】
微博@Candistiel

【亨本】甜蜜的烦恼Ver.2

去年夏天因为SDCC的糖摸了个鱼叫“甜蜜的烦恼”,这次同样是红毯就也叫这个名字好了()所以内容和标题可能不太符合2333

【平行世界,切勿上升至真人噢。而且我想在作为一个明星,拥有一个同性恋人时应该得注意不被媒体发现吧,现在社会的舆论还是对LGBT不利的】

p.s.只看了直播没感受现场的我只能胡编乱造,粉丝的部分也只好带过希望去了的大噶别拆穿()

p.p.s.后来看到首页上讨论说大本不是在这种场合会随意吃零食的人,觉得可能是药物,因为后来还喝了水。首先就我个人而言,我肯定是不希望是药的,毕竟还是想大本身体健健康康,零食确实不大可能,但介于他做了咀嚼的动作,我希更望是有人说的戒烟糖之类的辅助品,而文中为了情节仍写的是糖果,但缘由不同。

1.

不得不说宣传期总是很磨人精神的。上课,接送孩子,连计划了很久的购房也得挤在空当里去完成,更不提还要在一个月里塞进十几天飞来飞去做宣传的行程了。

倒不是说Ben讨厌宣传期,相反地,他很喜欢。来自各国的粉丝总是那么有精神,即使他们会等待很久,但在看到自己的那一刻总会带着盖过一切的尖叫兴奋起来,这使得他会想方设法地停留久一些,多签一些,对粉丝们招招手。

这次也不例外。但Ben下飞机的时候还打着哈欠,上了飞机后他半睡半醒地也就休息了几个小时,现在看着头顶的太阳总有些恍惚。

“呃,这有健怡可乐卖吗?”看着接机的工作人员一愣,Ben尴尬地咧了咧嘴角,途中因为疲惫没能吃任何东西,而且他现在实在需要一些提神的小玩意。

对方点了点头后Ben就被随行的Josh赶着去往酒店,理由是Ben已经迟到了还有一大票媒体等着采访,而且等会儿他就带可乐过去。

当然Ben一直等到两波采访都结束了才喝到,那又是后话了。

2.

Ben做完酒店采访后又匆忙赶到媒体发布会,除了与他同行的Gal,其他四人早已落座等候了,而他第一眼就看到了Henry。

他那年轻的恋人似乎还没解决完电影的拍摄,Ben不记得Henry是否在两人抽空的电话里聊到了这些,但修整后的胡子及随意搭在额前的刘海的确让他的心跳突地失了节奏。

Henry的视线在下一秒与Ben的交汇,接着他挑了挑眉,似是在确认自己不同以往的造型是否达到了应有的效果。

Ben并不理会他,现场的记者多得要命,而且等会休息时只会又给某人一个新的得意的资本。

Henry也料到他的反应,直白的视线停留了片刻就撤了回去。Ben在椅子上调整至一个较舒适的角度,见除了最开始有给他的问题后再没别的,便如往常一样摆弄面前的名牌,放空自己打发时间。

但这次的发呆并不顺利。采访进行到一半时,他忍耐多时的胃终于做出了反抗,一股刺痛感从某一点扩散至整个胃部,腹部也反射性地轻微抽痛。Ben皱了皱眉,采访过后不知道还有什么活动,他可不想出什么岔子。回想片刻,他向后靠了靠,果不其然在后裤袋处感觉到了一个硬物——上飞机前习惯性放进去的一颗糖果。

Ben用余光瞟了眼四周,Ezra目视前方,Gal在回答新的问题,记者们也专注在她身上,唯一一道视线……似乎也只是Henry看着发言的Gal,老习惯而已。疼痛似乎开始加剧了,Ben只好装作随意地往身后一掏,迅速地把双手藏在名牌后剥掉包装纸,然后假装咳嗽把双手放到嘴边——他松了口气,快速咀嚼着糖果,并喝口水防止缓解一下胃里的空虚——也就自然忽略了本在Gal那儿的视线早就斜到了自己这里,其来源也在自己喝水的同时跟着喝了一口。

接下来便不用担心了。等到采访结束,Ben回了神,站起来准备和大家来个大合影。制片人自然要站在最中间,让开位置的Ben刚准备站在制片人旁边,就被身后的人不着痕迹地扯到了最旁边。

不用看也知道又是他。Ben瞥了眼Henry,也就顺应他靠在Ezra一旁,搭上了身边两人的肩膀。但某人显然还不够满意,本应贴在背后的手直接下移扣住了Ben的腰,并往自己的方向一搂——随着咔嚓一声,Ben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也知道自己刚刚别扭的姿势已经被照相机记录下来了。

……真是任性的家伙。

3.

“你还真的是……很不客气。”Ben揉了揉腰,陷进休息室的沙发里。

“饿了吧,要不要来一块?”Henry忽略了这个抱怨,笑眯眯地把托盘上的小蛋糕递到他面前。

“Josh跟你说的?”Ben接过蛋糕三两口解决了一半,觉得自己的胃甚至发出了一声舒叹。

“吃慢点,”Henry又递过去一杯水,“没有,我只是看到了。不过放心,除了我和摄像机应该没人注意。”

“除了?摄像机?我的掩饰技术有那么差吗。”Ben用力咀嚼着,就像这样能掩饰自己的窘迫一样。

“你得知道,那个摄像机可是斜着拍摄的,”为了不继续打击他,Henry换了个话题,“不说这个了,你今天……?”

“怎么了?”Ben故作迷惑,但还是因为Henry因这个玩笑露出的表情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我觉得没必要提前告诉你,不然又成了去年的‘婚礼装’了*。”

“总会有人发现这套情侣装的。”Henry撇撇嘴,注意到Ben谈话间接连不断的哈欠,放下托盘替他按了按肩,“要不先回去休息一会儿?”

“没多少时间了,而且我来得太急忘带西服,Josh买完之后才会回来,就在这坐一会儿就行。”

“那要不再找一个房间休息?”Henry干脆坐到Ben身边,示意他往自己身上靠一靠。

“算了——”

“Henry说得对,”一直在一旁吃着甜品的Gal终于忍不住调侃道,“你们确实得再找一个房间,这气氛实在太甜蜜了。”

“Gal……”

“开玩笑嘛,不过你真的要休息一下。睡几十分钟也好,晚上红毯需要消耗的精力可不少。”Gal指了指Ezra他们所在的方向,几个人碰杯喝着啤酒正欢畅,“我可不认为在这种环境里你还能好好睡觉。”

4.

Ben最终还是同意了。

Henry找到房间后替他放倒了沙发,然后搬张椅子坐在旁边。

“你不出去玩一会儿?”

“不太感兴趣,况且好久都没见面了,我想陪着你。”Henry俯身亲吻Ben的眼角后又笑着坐回去。

“一个多月而已……”Ben嘟囔着,却翘起了嘴角,慢慢闭上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太累的原因,十几分钟的睡眠比飞机上要安稳得多,并且总有一种熟悉的气息安抚着他的心神。

Ben被叫醒时看见的却是Josh。似乎是Henry早被助理催去换衣服,但为了让Ben多睡一会儿,特地麻烦助理等到Josh他们回来以后再离开。他低头看到身上盖着的白色衬衫,恍然明白了睡梦中的气息来自何处。

5.

挑衣服花的时间加上堵车,Ben下车时才发现自己是最后一个到达的。粉丝们的尖叫在停车前就已经响了起来,热情似乎并没有因为等待了很久而消退的意思。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一张张兴奋的脸庞,虽然仍有些头痛,却是清醒了不少。

“Ben!Ben!Here!”

签到一半,几个女声在Ben走近时猛地拔高,一卷巨大的海报伸出来,正好挡在他面前。Ben也不恼,笑着停下来接过那卷海报,打开时他嘴角的弧度变得更大——那是他和Henry在BvS宣传期拍的合照。Ben转过脸示意自己看清了,女孩们瞬间尖叫起来,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只是他实在没法控制住自己脸上的笑容,这还是一路过来第一张他俩的合照。

从入口到媒体照相处距离并不远,附近的几人看见Ben来了都往这边走来,其中自然包括了Henry。Ben被突然拥挤的人流弄不清方向,仰头朝更远处看时正对上了带着笑走向他的Henry。几十秒后,他被拉入一个熟悉的怀抱。脸颊短暂接触的那一刻,温暖通过紧贴的胸膛涌了过来,“休息得怎么样了?”

“挺好的……”他的左手划过Henry的后背,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凑过来的剧组人员打断,两人也随之分开。

“麻烦各位都站在这里,我们来个大合照。”一位工作人员喊着,中间区域的人开始散开,Ben迈开步子后才发现这一小块区域里似乎只有他们俩。

Henry也意识到了,停顿着回头找寻Ezra等人的身影。

“Ben!”

Gal的呼喊打断了Ben的犹豫,她从另一边走来,在两人还在纠结站位时站到中间一手揽了一个,“放轻松,绅士们。”她眉眼弯弯,“跟着我来就行。”

Ben失笑,“谢了。”

Gal只是对他眨眨眼表示理解,接着转向不停闪着的镜头,在到齐的联盟中央俨然一副“大姐大”的样子。

摄影师们开始不断招手示意他们看过去,Ben照做时习惯性抬手虚扶着身旁人的腰,不想手背正好贴上了另一人的腰线。几乎是下一秒Henry就对此做出了反应,Ben感觉到背后多了一只手,小心地贴上了他后背的上半部,微微颤着,想着是有些困难的缘故。背后同时有三只手的的感觉自然是奇怪的,更不提最上面那只蹭动着带来了痒意,但Ben的眼里盈满了笑,也就放任了肩胛处的一丝暖意。

红毯的后半部分他们就没什么机会接触了,短暂清醒的大脑也在疲劳的影响下昏昏沉沉,Ben不得不走完一遍红毯就进了内场,倚在墙壁上闭眼片刻。

“还撑得下去吗?”

Henry不知何时也进了后台,与他并肩靠着。

“没事,就是之前有点反应不过来,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闻言Henry只好捏捏他的手心,“也只能这样了,见面会要开始了,走吧。”

内场的时间却是比他想得要少得多,但等结束坐回车上时Ben还是开始迷糊了,更难受的是,回了酒店洗漱后却是怎样也无法入睡,不管疲惫感是否快把神经压断。

“叩叩。”Ben翻来翻去时门口传来两声极轻的敲门声,纠结了几秒,他还是爬起来开了门。

“还没睡着?”来人是Henry,看到门被打开时显然很惊讶,“我找人买了点牛奶,走到这里才想起来你可能睡了。”

“还没,不知道为什么睡不着。”Ben揉着眉心,任由进来后的人调暗了灯光。

“正好喝点牛奶,应该有点帮助。”

“我总感觉你像照顾一个小孩子似的,我可不是你的小侄子。”这么说着,Ben还是喝完了杯中的牛奶。

“你可比他难搞多了。”Henry把他赶到床边,细心地替他掖好被子,“要我在这陪你吗?”

“喂,我可比你大了十几岁,而且你不怕明天他们敲门时发现本该在自己房间的人跑到另外一一个人房间,还和他同床共枕?”

身后传来了低低的笑声,接着他感觉身后的床铺凹陷了下去,“那我就说是在哄你睡觉的时候不小心也睡过去了。”

“去你的吧。”Ben也笑了起来,往被子里缩了缩躲避呼吸抚上脖颈的痒意。在同样的一片安静里,倦意却奇妙地开始袭上他的眼皮,随着另一个均匀的呼吸声放松他的四肢。

接着意识也渐渐远离,在半梦半醒间,有一个带着湿润的暖意短暂停留在他的后颈,然后是轻声的几句话……很难判断清楚,后来回想起来的也只有最后一句,

“晚安。”





*婚礼装说的是去年墨西哥站宣传时的红毯婚礼,而这个情侣装是屁屁大佬发现的大本穿的衬衫和哼哼之前穿过的一模一样👌

评论(12)
热度(50)
  1. 异想天开闭关见简介丨布鲁斯的猫耳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