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见简介丨布鲁斯的猫耳罩

【闭关一年】偶尔诈尸请各位等我回来♡
↣重度拖延症日本患者
【从不弃坑】
微博@Candistiel

随笔吧

看到首页转的那句话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写了一半的AU。

丘吉尔将伴其一生的抑郁症称作黑犬,那么如果布鲁斯也拥有这么一条黑犬呢?他的黑犬要更凶猛些,嗜血、残暴,拒绝任何人靠近的同时也会挑战主人,轻蔑地把人踩在脚下。

布鲁斯从没有放弃过,他与黑犬抗争着,却被如影子一般挥散不去的气息与外界隔绝得几乎干干净净,几乎。阿福本是他撑不住时唯一的支柱,直到他遇见了克拉克,一个与他遇见的任何人都完全不一样的男人。黑犬不会因为这个放弃对外界的低吼呲牙,它也狠狠地攻击了克拉克。可克拉克就像灯塔,只是矗立着迎接风浪,无声无息地,一点一点地磨去黑犬尖利的爪牙。

但他死了,在布鲁斯意识到这一切之前。

灯塔的痕迹不会因为他的逝去而消失, 黑犬不再像以前那般暴躁,这让布鲁斯很困惑,或者是他不想去面对自己知道原因的这个事实。一天,两天,一年,黑犬不再出现,却似乎真的和他融为了一体,只在夜晚的时候出现,挖刨出那个夜晚的场景,借此狠狠撕咬着跟随着的人。

布鲁斯的抗争不再那么积极,虽然他从未认输,但每场争斗后都伤痕累累。他想起戴安娜总是阅读的那本诗集,想起那天看到的诗,结尾的“我给你我的寂寞 我的黑暗 我心的饥渴”,以及最显眼的那句,“我给你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布鲁斯记得,这似乎只是一首反战题材的小诗,但字字句句在他不经意间放在唇间研磨碾碎时,带着他从未尝过的苦涩。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阳光照进来的地方。但当他终于敞开心扉时,阳光消散了。

评论(3)
热度(22)